当脱口秀挤入文艺批评赛道是“撬动蓝海”抑或“流于花边”?

币游国际官方客户端

2021-05-14

“没有编剧,没有提词器,连李雪琴也没有……”前不久,沪上作家书店的文学脱口秀大赛系列视频上线,一开场便逗乐了观众。

两小时“全程高能”,取材作家、作品、文学现象的“经典梗”与花式“吐槽”齐飞。 当某种狭义上的文学阅读和评论,借力脱口秀等流行艺术样式进入大众视野,究竟是“撬动蓝海”还是“流于花边”?“当下文学生态分层分众的壁垒现象依然存在,脱口秀形式能在多大程度上激活批评的有效性与生命力,还有待观察。 ”在评论家、南京师范大学教授何平眼中,理想的文艺脱口秀应直击创作现场,在知识构成、信息运用、逻辑拆解上更清晰犀利地呈现文学影视界的面貌,而非流于仅仅为了搞笑而搞笑,或是小圈子专业术语的堆砌。 “观众哪怕是来自‘业余’领域照样能从中提取有共鸣、有共情的笑点、槽点。

这就需要从文艺现象中捕捉公共话题和社会情绪,让文艺脱口秀爆发出更具批判性的力量。 ”文学与脱口秀组CP,花式“吐槽”火出了圈“金盆洗手之时必有坏人上门,成婚拜堂之前必有横刀夺爱,法场行刑之际必有刀下留人”……十几分钟“毒舌”视频里,毛尖快意拆解部分国产剧中烂俗桥段。 这段自带“笑果”的脱口秀式评论在朋友圈刷屏。

“整体上视频版比文字版传播得更广阔,抵达了更多人群,一方面出于自媒体平台的传播力,另一方面也因脱口秀已成当代文化批评的一种重要形式。

”毛尖认为,脱口秀空间具有亲和力,类似传统说书人的当代变体,自带亦正亦狂、可庄可谐风格,有效补充了一些文化发布场域略显拘谨僵硬的面向。

令她欣喜的是,这段视频并没有停留在“逗人发笑”,反而收集到不少编剧朋友的反馈——“以后要避开你聊到的套路了”。 这也正契合了她的初衷——提醒人们警惕影视剧创作内在的惰性。 “一开始听到‘文学脱口秀’吓了一跳,以为一个绝世美女被劫持了,后来发现也可能是一位女侠解救了白面书生。

”《收获》主编程永新如是说。 在策划人、编剧宋方金看来,喜剧是搞笑的,也是严肃的,“脱口秀+知识分享+主题演讲+新书发布”形式正是产业跨界融合“新物种”,在审美趋向不断流变和内容诉求快速更迭的当下,既探索了喜剧边界,也让文艺评论的表达路径更为多元。 基于此,文学脱口秀一派蓬勃。 以作家书店的文学脱口秀大赛为例,参赛选手中既有高校教授、评论家、作家,也有媒体人、出版社编辑、中文系学生等。 余华新作、千年诺贝尔奖陪跑村上春树、文青的真实生活、网络文学的当下等,各种热门话题都成了“爆料”。 第一次亲密接触后,如何反哺更具活力的文艺生态然而,任何传播形式都有其优势与不足。 正如华东师范大学教授黄平所说:“没有一种形态是万能的,扬长避短最好。

”比如,青年评论家李壮“斗胆”吐槽余华的新作《文城》是一个“土味霸道总裁”找初恋的故事,引发了不同声音。 有学者认为这种“笑点密集”式点评创新了对热门作品的理解维度,但也有批评家不满足于“插科打诨”,期待兼具穿透力与传播力的文学洞察。

“脱口秀是一种追求刺激和短时段快感的节目形态,如何在注意力经济和小快乐文艺泛滥的时代,让这种形态具有深度和宽度,需要长时段、深度的文艺和理论哺育。 ”毛尖说,很多人可能觉得这不是脱口秀的文化任务,“但如果脱口秀没有这个文化视野,就走不远。

”书评人韩浩月认为,眼下脱口秀备受热捧,离不开这一艺术样式自带的“素人属性”——“不刻意依赖明星或公众人物,各行各业有经验、有积淀的普通人,有机会道出接地气的观点、有意思的见解,就能释放出一定的影响力。 ”业内期待,藉由文学脱口秀等流行文化形态,锻炼培育年轻有活力的文学评论队伍,增强语言艺术的亲和力与感染力,助推全民阅读“多声部”合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