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代美人枕拍出3.9亿港币 刷新定窑瓷的拍卖纪录(组图)

币游国际官方客户端

2021-06-01

贵过鸡缸杯宋代美人枕价超所“值”(图)图片由拍卖公司提供  经标准测试,以上样品的最后烧制年代距今900-1100年。

任博成交价亿港币刷新定窑世界拍卖纪录  6月6日,由中国舍得拍卖国际(澳门)有限公司主办的首届艺术品专场拍卖会赢得开门红,一件宋代定窑美人枕以亿港币的高价落槌,加上13%的佣金,最终成交价高达亿港币(约合人民币亿元)。 不仅成为当场最高成交价拍品,更创下今年春拍迄今为止的成交价格纪录。 文化部中国艺术品市场管理委员会会长李彦君在接受采访时说,这个价格,刷新了定窑瓷的世界拍卖纪录,也是澳门自有拍卖以来成交价最高的拍品。   除此之外,当天的拍卖会还上拍了元代霁蓝留白剔塑龙纹罐、明早期青花玉壶春瓶等166件珍贵藏品,吸引了来自港澳台及内地的众多收藏家及收藏爱好者举牌竞拍,共获得了亿港币的成交额,成交率为87%。

  使用模具烧制成型透露唐人遗风  此件定窑美人枕,长43厘米,宽厘米,质地细腻,通体施釉,釉层均匀,仅在衣褶等凹处有积釉现象,但绝无挂釉的缺陷,釉色白润如玉,光亮可鉴,釉层较厚处,色泽白中透青,工艺精巧,先使用模具烧制成型,再加以精细的雕工。

全球顶级的检测机构香港中科研发中心专门出具了热释光测定报告,结果显示,这件拍品的最后烧制年代距今900-1100年。

  此枕造型为一个丰满美人作俯卧状。 美人身着对襟长衣,侧卧于花边台座之上,双手枕于头下,两脚叠压稍稍抬起,衣纹线条流畅,头戴发饰,发髻高耸,尽显雍容华贵,周身透露着唐人遗风。 此时她的表情正定格在春夜望君归的生动情景,面部神态恬静安逸,栩栩如生。

  “此件作品既实用又可赏,如此制品,较之盘碗类制品,成型烧造难度更大。

它不仅是宋代风俗的见证,也是研究宋代文化和陶瓷艺术的珍贵实物资料。

”  据李彦君介绍,近年定窑瓷器在全球拍卖市场上的成交量较之前几年有了大幅提升,且成交价格也一路走高。 “2014年香港苏富比春拍中,一件北宋定窑划花八棱大碗以约合人民币亿元成交,第一次闯过亿元大关,让业界惊叹。

”  60余口叫价比鸡缸杯成交价还高  这件北宋定窑美人枕是本场拍卖的封面拍品,以1000万港币的价格起拍,买家纷纷应价,价格很快就突破了亿元大关,此后场内形势更加胶着,最后只剩下场内前排先生与后排女士一起竞价。

当价格飙到3亿港币时,前排先生在出价时开始略有迟疑,而女士所出价格却始终紧追不舍,最终这件美人枕经过60余口叫价,由女士以亿港币(约合人民币亿元)的天价竞得。

  这一数字再次刷新中国定窑瓷器拍卖纪录。 在此之前,就连备受业界瞩目的传奇物件明成化斗彩鸡缸杯,也仅仅拍得亿港币(约合人民币亿元)。 “定窑美人枕的拍卖价格不仅超越了其他定窑瓷器,更对中国工艺品价格重新进行了定位。 ”李彦君说。   据了解,成功竞得美人枕的女士为贵州贵安新区琮尚新文化产业投资有限公司董事李国凤。 她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这是以公司名义拍下的藏品,此次花费重金回购这件藏品,希望能为海外文物回流做出贡献,使之得到更好的保护和传承。   中国舍得拍卖国际(澳门)有限公司董事长柴方告诉记者,同类型定窑美人枕作品目前在全球拍卖市场上仅此一件,堪称宋代定窑的艺术巅峰之作。 “美人枕因其历史价值而被冠以无上光环,历代许多鉴藏家均叹一枕难求。 ”  定窑美人枕的拍卖成功,让现场很多文物收藏者为之一振。 近年来,如何让流失海外的文物回归国内,一直是国人关注的热点。 据李国凤介绍,待交接成功后,美人枕将正式落户贵安国际民族文化产业园并对外公开展出,“我们还将对该件瓷枕的创作背景、流传历程、文化内涵进行全新的解读,着重挖掘其艺术特色和文化内涵,充分展示该件藏品的重大象征意义和独特魅力。

”  名词解释  定窑是宋代著名瓷窑之一,以生产白瓷而驰名。 元人刘祁《归潜志》赞曰:“定州花瓷瓯,颜色天下白。

”  定窑在唐代就已是著名瓷场,到宋代发展迅速,比之前更有名,大量烧制白瓷,也有黑釉、白地褐花等品种。

定窑瓷器的胎骨较薄而且精细,颜色洁净,瓷化程度很高。

釉色多为白色,釉质坚密光润。

定窑瓷器的白釉多闪黄,故有“粉定”之称,釉面偶尔还有垂釉的现象,由此又有了“泪釉”的别称。 宋代定窑瓷器常见的器型以碗、盘、瓶、碟、盒和枕为多,罐、炉等器型较少。

  相似器型  定窑孩儿枕  睡枕在定窑白瓷中是较为突出的一个器型。

在故宫博物院中收藏的定窑孩儿枕,被《国家人文历史》评为“九大镇国之宝”之一。

  相同器型  残破美人枕  20世纪80年代后期,河北曲阳涧磁村附近的定窑遗址曾出土一件残破的白瓷美人枕,经黏合复原,器型基本完整。   文物价值逊于  孩儿枕鸡缸杯  文化部中国艺术品市场管理委员会会长李彦君介绍,在拍卖市场,这种形式的定窑白瓷美人枕是第一次出现。 李彦君表示:定窑有两个含义,一个是狭义的定窑,就是河北的涧磁瓷。

另一个是广义的定窑系,包括山西霍窑、成都彭县窑,或者其他窑口,都属于广义的定窑系。 之前拍卖市场上出现过的美人枕可能就是定窑系的,而这次的美人枕属于狭义的定窑,价值很高。

  李彦君认为,国宝回归对研究定窑瓷器和历史有重要意义。 “国宝类的定窑出现在拍卖场上,不管卖不卖,会促进人们对于定窑的收藏和研究的热情,也会促进价格的升高。

”李彦君说。   说到与故宫孩儿枕的比较,李彦君坦陈,这件美人枕非常珍贵,但目前还不能比肩孩儿枕。 因为这是造型艺术,我们可以看到美人枕反映人的神韵不如孩儿枕。 孩儿枕则活灵活现,生动传神。   李彦君告诉记者,美人枕的拍价比鸡缸杯还高,但文物价值还是不能与鸡缸杯媲美,鸡缸杯出自宫廷,美人枕出自民窑。

而且美人枕理论上不是孤品,是模具烧制出来的,目前只是发现了一个而已,类似的同档次的东西还有很多。 而鸡缸杯,全世界能流通的只有5个。

  这次美人枕以高价成交绝对是意料之外,有时心理预期和事实并不吻合。 拍品的成交价格和文物价值关系不大,文物价值是国家从历史、艺术、科技、存世量来评估文物价值。 拍卖是买家决定市场,情感决定价格,迈克尔·杰克逊的手套也能卖30万美元,这是有一种情感在里面,所以拍卖出现意外高价也属正常。 来源:每日新报责任编辑:李然。